查看: 98|回复: 0

跟着故事游安徽 姑溪居士李之仪

[复制链接]

48

主题

48

帖子

162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62
发表于 2018-8-20 14:14:2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

  北宋词人李之仪晚年寓居当涂姑溪河畔,曾登凌歊台,感怀作词《临江仙》:已是年来伤感甚,那堪旧恨仍存。清愁满眼共谁论,却应台下草,不解忆王孙。词人究竟有着怎样的旧恨清愁和浪漫情史呢? 作者:姚广
  李之仪乃宋熙宁至绍圣年间工部尚书李之纯之从弟,早年曾在苏轼定州安抚司执掌机宜文字,因善为文,尤工尺牍受到苏轼赞识。元祐末李之仪从苏轼于定州幕府,朝夕倡酬。元符中监内香药库,御史石豫参劾李之仪曾为苏轼幕僚,不可任京官,被停职。元祐年间,李之仪又深得当朝宰相范纯仁的信任,擢升枢密院编修。后范纯仁病重,自知不起,乃传李之仪至床榻,口授遗表,由其笔录,呈报皇上。范纯仁去世后,李之仪又起草行状,详细介绍范纯仁生前行迹及其功德。殊不知这篇行状竟成为新任宰相蔡京查办李之仪之罪证。所幸李之仪夫人胡淑修用重金收买范纯仁佣人,盗取其生前手稿作为无罪证据,李之仪逃过一劫,但即便免死,在朝廷也再难有立锥之地。蔡京大笔一挥 ,命其“编管太平州”。从此,李之仪被贬当涂,编入当涂户籍,由太平州官吏予以管束。
  五十七岁的李之仪于崇宁二年来到当涂贬所。是年冬日,他独访采石蛾眉亭。此时冬天的瑞雪把采石笼罩得晶莹透亮,如同一座巨大的冰壶。此景让李之仪颓废的心境稍有慰藉:李白捉月,温峤平乱,燃犀照夜等典故都发源于此,若不是上天眷顾,我又何以看到如此美景?我何必如此难过颓废,还不如痛饮,一醉方休!但他的生活并不因自我排遣而有所改善。贬至太平州的四年间,第一年丧子妇;第二年病悴,涉暑徂夏,劣然脱死;第三年亡妻,子女相继见舍;第四年初,癣疮被体,已而寒疾为苦。面对如此遭遇,他只得日与田夫樵老,相与低回,超然世外,听天由命。
  春来秋去,又是一个大雪纷飞的冬天。这样的冬夜,孤寂一人更添几分寒冷。刺骨的寒让他耐不住,只好一人在密雪中穿街小巷,以活动筋骨暖和身子。这晚夜雪景如天庭广寒宫,瑶林琼树使他惊喜万分,他乘兴奏乐饮起了小酒,为的是不辜负这般好景。他升起炉火,一边烤火,一边拨灰,却越搅越愁,无人言语的饮酒是多么的百无聊赖,微醉换来的暂时欢乐也浇灭不了内心的愁苦。
  如此心境下的李之仪常常徘徊于姑溪河畔,不负老天眷顾,竟邂逅慕名已久的绝色歌妓杨姝。偶遇之初,杨姝为其弹唱《履霜操》。饱经沧桑、意志消沉的李之仪遂老泪纵横,并以与自己交厚的黄庭坚赠杨姝《好事近》韵脚和词一首:
  相见两无言,愁恨又还千迭。别有恼人深处,在懵腾双睫。七弦虽妙不须弹,惟愿醉颊香。只愁近来情绪,似风前秋叶。
  一曲方罢,李之仪又以《清平乐·听杨姝琴》词相赠:
  殷勤仙友,劝我干杯酒。一曲《履霜》谁与奏?邂逅麻姑妙手。坐来休叹尘劳,相逢难似今朝。不待亲移玉指,自然痒处都消。
  李之仪欣赏杨姝的琴艺,杨姝钦慕李之仪的才情,二人一见钟情。随后,李之仪外出寻朋访友。期间,他特别思念“一面之交”的杨姝,遂作《谢池春》托人送给杨姝:
  残寒销尽,疏雨过,清明后。花径敛余红,风沼萦新皱。乳燕穿庭户,飞絮沾襟袖。正佳时,仍晚昼。着人滋味,真个浓如酒。频移带眼,空只恁、厌厌瘦。不见又相思,见了还依旧。为问频相见,何似长相守。天不老,人未偶。且将此恨,分付庭前柳。
  这首通俗浅近、含蓄隽永的“求婚词”,令杨姝情窦顿开,芳心暗许。自此,二人心心相印,形影不离,徜徉于秀水明山之间,诗酒当歌逍遥似仙,一编一壶,放怀诗酒,觞咏终日。只有这时,李之仪才感到“落得清闲与物疏,扃门终日似山居。案头新有归天赋,架上无留纬世书。”在杨姝的抚慰下,他的心情好转,心也沉静下来,开始读书,著书立说。
  这年金秋时节,二人游至长江岸边,面对知冷知热的红颜知己和奔流不息的长江之水,李之仪心中涌起万般柔情,一气呵成写就传世绝唱《卜算子·相思》,表达对爱情的坚贞不渝:
  我住长江头,君住长江尾。日日思念不见君,共饮长江水。此水几时休,此恨何时已。只愿君心似我心,定不负相思意。
  不是天纵之才,便是情至深处,李之仪的“爱情宣言”深深打动了杨姝。她洗尽铅华,嫁给了五十九岁李之仪,那年她才十八岁。次年,李之仪双喜临门,自己遇赦复官,杨姝为其生下一子。此后的岁月,杨珠又为李之仪生育两个女儿。一家五口,其乐融融,李之仪幸福满满。
  李之仪虽不是姑溪人,但这里的优美田园,山清水秀,使他决心与姑溪为伴,他雅称自己为“姑溪居士”。他一面游青山,出大江;一面浮江上下寻亲访友。他喜爱采石的山水,喜爱李白的诗句,一心想在这里买田置宅居住下来,与鱼鸟相浮沉以老。他还决定将其双亲之坟移葬于当涂县藏云山,并将其妻子亦葬于墓旁。
  意想不到的是,李之仪在晚年又吃了官司,而官司的始作俑者竟是好友郭祥正。他常与隐居青山的郭祥正交往,互相唱和,遗憾的是,中国文人传统的相轻之习使他们之间渐渐产生隔阂。郭祥正指使他人以“李之仪冒充得子,愈图继承荫恩”之罪告发了他,使他在不明不白中被勒令除名。政和三年九月,李之仪再次被削籍。然而颇有意味的是郭祥正在这年逝世。之后,李之仪的外甥林彦政和门人代讼其冤,终得以昭雪。
  这时李之仪已年届七十七。李之仪对此并未在意,对杨姝依然一往情深,他从不因被除名而后悔,相反却在《浣溪沙·为杨姝作》中再次相称“道骨仙风云外侣,烟环雾鬓月边人,何妨沉醉到黄昏”,浪漫之极。


  李之仪后被调往唐州,又任河东提举常平,阶至朝议大夫,八十岁时病卒。后人遵其遗愿,将其归葬于当涂藏云山麓。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黄色视频网站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